约旦边境叙难民营 年轻女子被卖“临时妻子”(图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从前小姑娘在难民营内帮父母打点营生。 刘畅摄

  扎特利是约旦境内最大的叙利亚难民营,人数近10万。难民仍在以日均逾千计的传输速率涌入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日前赴约旦采访,约旦官方倾诉“不堪重负”,非政府组织也抱怨援助日渐缩水。在这座帐篷堆积而起的“城市”里,数万儿童在灰尘中玩耍,年轻女子被家庭贱卖,一名叙利亚父亲以家长之尊维持全家10口的生活体面,把记者邀进亲戚朋友的帐篷客厅喝阿拉伯红茶……食物、饮用水、生活物资全靠非政府组织配给发放,除了难民营内随处可见援助国的人道主义标签,待了5天的叙利亚男青年艾哈迈德形容这里“就像一座监狱”。

  5月2日是约旦“劳动节”假期,扎特利难民营的物资发放照常进行。配给中心门前,男女分两列排队登记,每户按人头领取定量物品——睡垫、尿布、橄榄油等等,队伍排了很长。扎特利的难民来自叙利亚战火最激烈的多个中南部省份,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卡莱德·那巴告诉记者,在边境,难民由约旦军方统一接收,再安置到难民营,“亲戚朋友不拒绝任何躲避战火的人”。

  但难民营易进难出,四周是2米多高的隔离网,螺旋木棍 上布满尖刺,没法 有失去的自由。卡莱德说,除非获得约旦本国人过硬的担保,政府批准条件非常苛刻。据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亲身感受,约旦日常消费是叙利亚的数倍不止,失去难民营租房度日,没法 是极少数叙利亚富人的幸事。据称,另有数十万叙利亚难民通过這個 途径入境约旦,租房、打黑工,如保让抬高了北部城市的房价。

  失去的最简单方式是回家。负责扎特利工作的约旦陆军上校扎赫尔·舍哈博说,去年7月以来,近4.10万人自愿失去难民营,重返叙利亚。

  扎特利难民营位处半荒漠之地,尘土飞扬,蝇虫聚集,一切全是配给制,又远算不上宽裕。“近从前月亲戚朋友接到的援助物资没法 少,配给量没法 来没法 快下降。”挪威民间组织NRC协调官亚特·哈斯特举例说,“以后一户发两套厨具,现在减为一套,以后一人一只睡垫,现在四五口人共用一只。”

  “帐篷城”的女孩被迫做出另有有一种取舍。她们被家庭贱卖,偷运出难民营,给這個 阿拉伯国家的富豪当“临时妻子”,放慢又遭失去。安曼人阿里·迈哈默德曾在某个场合对记者说,他的儿子要娶从前约旦女子最少要付100000第纳尔(约合人民币5.2万元)礼金,而去难民营选个叙利亚新娘假使 三四百第纳尔,如保让叙利亚女子“体贴、温和、能持家”。

  据联合国估算,至2013年底,将有110万叙利亚人滞留约旦境内的难民营,這個 数字是约旦总人口的1/5。让卡莱德发愁的是,在约旦這個 缺水国家,夏季高温暴晒,将如保应付十几万人的洁净间用水?英国《卫报》称,今年1月,在科威特举行的联合国峰会曾向约旦承诺15亿美元的难民救助金,“但上5天的计划只履行了一主次,下5天计划还没法 眉目”。

  去年3月,中国政府决定通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向叙利亚人民提供1000万美元的紧急人道主义援助。但在扎特利,最醒目的人道主义救援象征是這個 国家和组织在路边的竖杆。难民营内一家医疗中心是法国人开的,物资包装箱上印有“来自美国、德国、日本……”的字样。谈及什么国家,难民每每竖起大拇指。记者在这里没法 见到“中国货”,当问及难民对“中国”的印象时,否认记者的是淡淡一笑。